P2P平台积木盒子转型之困:CEO被"债主"围困 牵

2020-04-07 18:00:30 作者:許ヽ今生的愿  阅读:100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ctuan.cn 收集整理
听新闻 - P2P平台积木盒子转型之困:CEO被"债主"围困 牵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出品 《风眼》深度报道组 凤凰网科技 凤凰新闻客户端

作者 薛星星 编辑 于浩

谢群被堵在了车里。他躲在一辆黑色轿车的后排,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围着他,不让他离开。“还钱!”人群中不断有人喊道。

这里是 P2P 网贷平台积木盒子的办公楼下,时间是 3 月 20 日,距离积木盒子宣布转型小额贷款公司、清退网贷业务已经过去 1 个多月。在此之前,不断有出借人前来此地围堵,但均未能找到谢群。他是积木盒子的 CEO,也是出借人们现在要围堵的“债主”。

“谢总,下来我们吃个散伙饭总可以吧?”一名出借人伸着头问,坐在车后座的谢群没抬头。人群越聚越多,车子半天也不能挪动分毫。一名出借人站在车外喊着,“我们绝对保证你的安全,只要你愿意跟我们谈。”

3 月 20 日,积木盒子 CEO 谢群被前来维权的出借人们堵在车内

P2P 清退大潮之下,积木盒子的转型是它在监管落地之前最后的努力。

积木盒子在 2 月 15 日对外发布公告称,决定即日起开启战略转型,申请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即日起停止发布新标、停止债权转让操作、关闭充值通道,接受项目期满已实现回款的以及充值未出借的用户发起的提现操作;成立退出工作小组及启动债权人委员会的筹备工作。债权人委员会成立后将与退出工作小组共同制定与业务处置相关的各项执行方案并监督落实。

但此后一个多月内,积木盒子对原有网贷业务的处置上始终未能赢得平台出借人的支持。不少出借人围堵在积木盒子的办公地点进行维权。在多个积木盒子出借人组成的维权群中,已有不少人士向警方报案。

这也给积木盒子的转型蒙上一层阴影。事实上,自从 2019 年“ 83 号文件”发布至今,尚未有网贷平台成功转型小贷公司的先例。换言之,积木盒子的转型目前仅存在理论上的可能。

积木盒子是 P2P 市场的明星企业,公开资料显示,积木盒子上线于 2013 年 8 月,曾获得过银泰资本、小米科技、顺为资本、经纬中国、祥峰投资、英国天达集团等知名中外投资机构的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 13000 万美元。其中,小米科技接连参与了积木盒子的 B 轮、C 轮融资。

截至 2020 年 1 月份,积木盒子累计促成借贷额 592.446 亿元人民币,累计为 407.5 万借款人提供融资服务。网贷天眼的数据显示,平台尚有借贷余额 40.6 亿元,涉及 3.81 万出借人。

突然的转型

高达(化名)赶到积木盒子办公地点时已是下午 2 点,那时谢群已跟随人群前往办公楼内谈判。

积木盒子的转型令他感到惊愕。因为就在积木转型前一天,他还给平台客服打过电话。当时,他有一笔 6 万元的回款迟迟未能到账,客服向他保证,平台运转一切正常,该笔款项会在 3 天之内到账。但到了第二天,他却等来了积木盒子宣布转型的公告。

“当时觉得有些不正常。”高达说。在转型公告发布之前,积木盒子没有表现出任何业务异常的迹象。

不少积木盒子的出借人表示,在宣布转型的几天前,积木盒子的客服人员还在以加息券等优惠手段吸引出借人继续投资。甚至在积木盒子宣布转型当日,平台还上线了多个投资标的。

等到高达登上平台账户,惊讶地发现,已经无法找到平台上的出借合同,App 里显示服务器不可用。此前积木盒子官方组建的出借人微信群、QQ 群等,也相继解散。高达笃定认为这是积木分化出借人群体的行为,“出借人彼此之间都是不认识的,它把官方群解散了,我们怎么联系?”

2 月 15 日,积木盒子发布公告之后,解散了此前组建的官方群聊

积木平台给出的解释是,由于此前群聊中未能严格审核进群成员信息,群内有非平台客户,为更精准地服务出借人,因此解散群聊。隐藏出借合同,则是为了“保护借款人的隐私及还款意愿”。

这一说法并不能得到出借人的认同。“你保护借款人的利益,就不保护出借人的利益了吗?”高达反问道。

此前积木一直是他信任的平台。在决定投资之前,他认真查看了积木的相关信息,每年、每季度积木都会发布运营通报,对外披露利润、逾期率。每周,积木还会举行“每周一见”的活动,CEO 谢群亲自到线下与各地的出借人们交流沟通,“给人的感觉十分公开、透明”。

但积木在最近一个月的做法令他感到失望。按照高达的说法,积木一直未能给出一个明确的兑付方案,并且毫无解决问题的诚意。2018 年至今持续两年的 P2P 暴雷潮,使得部分投资者的神经变得极为敏感,积木盒子的突然转型短时间内放大了出借人们的恐慌。

积木盒子做出过一些努力。宣布转型之后,它成立了出借人委员会,并对外公布了前期初步的清退工作流程及兑付计划,确定了兑付优先顺利、兑付范围及时间安排。只是,这一系列行为并未得到出借人群体的认可,其成立的出借人委员会被质疑不公开、不透明,无法得到出借人的信任。

针对出借人最关心的兑付情况,积木称,针对已经确权的出借人,以借款人回款后可达到偿还 1%净投资额为触发条件,一旦满足则兑付到出借人账户,预计在 3 月 20 日左右开始兑付。但兑付周期仍需要讨论,会在条件允许下缩短。

高达对这份兑付方案并不认同。“我们怎么会知道回款到了 1%?积木会不会骗我们?”部分出借人对积木的信任已经降至冰点,一些出借人担忧,积木盒子会故意将兑付周期拉长,最后不了了之。“好多平台就是每月兑付一点点,最后跑掉了。”

创始团队豪华背景,多家知名机构投资

仅仅在 1 个月多月之前,积木盒子在市场上仍然是可靠、信任的代表平台。

去年,在 P2P 大范围暴雷之时,积木盒子在其官网刊发了一则宣传通稿,标题为《积木盒子创始人董骏:穿过行业周期需资产管理能力》,董骏在稿件中称,即便行业存在危机,平台还是可以通过资产质量的稳定性涉险度过。

积木盒子官网介绍中,创始人董骏拥有 5 年华尔街跨国银行经验和 5 年中国中小企业金融服务经验,在金融领域耕耘多年。其 CEO 谢群则拥有 23 年商业银行、财务公司和金融风险管理的经验。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个堪称豪华的创始团队。

董骏在 2013 年创办了积木盒子,当时正是网贷行业兴起之初,那一年业内称为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金融元年”。根据燃财经统计数据,2013年年末,国内 P2P 平台已增长至 570 余家,国内 P2P 总交易量达 1058 亿元,比 2012 年翻了近五番。

此后几年,积木盒子接连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2014 年 2 月,积木盒子完成银泰资本投资数千万美元 A 轮融资,仅 7 个月后,再次完成总金额 3719 万美元的 B 轮融资,领投方为小米科技及顺为资本,经纬中国、淡马锡旗下祥峰投资及银泰资本、和玉投资跟投。

2015 年 4 月完成的 C 轮融资是积木盒子对外披露的最后一轮融资。该轮融资金额 8400 万美元,领投方为英国天达集团。其中,小米及顺为资本再次跟投。

庞大的投资机构背书是不少出借人选择积木盒子的原因之一。 一位北京的出借人向记者表示,正是看到小米的投资才选择信任积木盒子。

这也并非小米首次与 P2P 网贷发生联系。

2018 年年中,小米手机中推荐的 P2P 金融平台接连暴雷,不少受到影响的投资者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投诉。小米此后作出回应,称与 P2P 平台并无合作或利益捆绑,目前已将相关广告下架。据小米统计,此次事件涉及用户数量累计 429 人,涉及金额约 4000 万元。

凤凰网科技 (微信搜:iFeng科技) 联系小米方面,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应。

P2P 平台转型困局

积木盒子的退出是 P2P 网贷市场日渐消亡的缩影。

“2018 年 6 月后,P2P 网贷行业雷潮爆发,风险事件频发,加速了行业洗牌。”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石鹏峰说,在此之后,监管政策密集出台,P2P 网贷行业监管明显趋严。

2018 年 12 月,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联合下发《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首提将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加大整治工作的力度和速度,这一文件奠定了 2019 年整个行业清退转型的主基调。

此后,多个省市相继加大了对 P2P 平台的清退力度。截至 2020 年 3 月,全国已有 13 个省市明确公告辖区内 P2P 平台将一家不留。据 3 月 22 日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此前透露的信息,目前在运营的网贷机构比 3 年前已减少 90%。

2019 年 11 月底,互金整治办与网贷整治办再次发布《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即 83 号文件),宣布开展网贷中介转型小贷公司的试点工作。积木盒子的转型即依据这一文件做出。

但转型并不容易。根据上述文件,网贷中介转型小贷公司,首要前提是完成存量网贷业务清零。

石鹏峰介绍,网贷公司的清退工作一直是一个老大难问题。P2P 平台本质上应该是一个信息中介平台,自身并无吸收公众存款及发放贷款资质。对于 P2P 平台而言,清零的是用户的借贷关系,平台并无权利提前收回借款。加之 P2P 平台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存在将一些长期标的拆分成短期计划产品的行为,整个清退工作变得异常复杂。

其次,P2P 平台的很多借款人早已存在违约或延期续借需求。目前平台已不允许开展新业务,在借款人无力偿还又无法借到新借款的情况下,平台本身也没有能力进行垫付。

此外,当 P2P 平台突然宣布转型清退原有业务时,容易引发出借人的恐慌情绪,“可以理解成银行的挤兑”,反过来会刺激借款人的恶意逃废债行为,这也会给平台的清退造成一定压力。

正因如此,P2P 网贷平台成功良性退出的案例少之又少。石鹏峰称,即便是之前成功清退的案例,也是部分平台股东实力较强,选择提前帮助帮助出借人垫付资金。“但这些平台的待收规模一般都不大,大概在几百万至几亿之间。”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积木盒子借贷余额尚有 40 亿元之多。换言之,积木盒子转型小额贷款公司,当下仅存在理论上的可能性。

希望

3 月 20 日的那场围堵一直持续到当日深夜。出借人与谢群达成了一项协议,要求 3 月 31 日前出台兑付方案。其中,2021 年 1 月 31 日前 100%兑付待收本金,2021 年 7 月 31 日前 100%兑付待收利息、加息券、逾期利息。

但在补充条款上,谢群加上了一条“此协商内容仅能代表积木盒子平台对兑付工作的态度和信誉,并不代表最终的兑付方案,更不代表相关股东的协议”。

高达对最后的成果显得有些无能为力,他想要拿回自己投资的 23 万元本金,那是他好几年工作积攒下来的,准备偿还房贷用。 他仍未放弃,采访中,他不断强调,“那是我的钱啊,不能白白没了啊。 ”

3 月 27 日,积木盒子按照既定计划进行了首期 1%的兑付。只是,围绕是否“确权”一事,再次引发用户质疑。部分用户担心确权会使得平台有能力完全处置用户债权,给平台擅自出售甚至低价出让资产的权利。

即便是部分参与了确权的用户,在绑定银行卡进行兑付时,却又发现无法进行提现,显示”平台账户因远程冻结无法提现“。

3 月 30 日晚间,积木盒子发布转型兑付方案征求意见稿。意见稿提出,兑付原则为先净投资本金后剩余本金,平台每回款 1%资金进行 1 次兑付,预计每周可完成 1 次兑付,2 年内完成本金兑付。本金完成兑付后,根据最终实际回款数据,再制定利息兑付方案。

“全都是他们自己内部制定的”,高达不满意积木给出的兑付方案,“他们和我们沟通时是一套,自己做又是一套”。

“这个行业的维权已经存在很多年了“,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石鹏峰说,从 2013 年网贷兴起之初,用户维权事件就从未断绝。他之前针对暴雷的网贷平台做过一定研究,发现即便是已经成功立案的网贷平台,最终出借人能拿到钱比例也不高,“回款 20%到 30%就不错了”,整个流程下来常常要耗费三四年时间。

2015 年闹得沸沸扬扬的“e 租宝案”,虽然早在当年 12 月就被警方立案侦查,但直到 2019 年 7 月才开始受损集资人的信息核实登记。今年 1 月,等了 4 年之久的受害者们,终于迎来 e 租宝的首批资金清退。“事情过去 4 年多了,都快忘记这笔钱了。”一位受害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3 月 31 日深夜,积木盒子的维权群仍然处在活跃之中。一位出借人在群聊中展示他已经充好电的电动车,他准备再度到积木盒子的办公地点进行维权,“已经去现场 4 次了”。

“没有希望也要制造希望”,采访的最后,高达说。

这是《风眼》栏目的第 322 篇原创报道

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 iFeng科技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 凤凰新闻客户端 订阅凤凰网科技。

本文关键词:积木 , 出借 , 盒子

相关文章

X

3C团-上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QQ:22359512
Copyright 2006-2019 3ctua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