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的成功,李在镕该向谁复制?

2022-11-24 12:00:55 作者:秋季淡陌   阅读:17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www.3ctuan.cn 收集整理
分享到:
关闭
听新闻 - 三星的成功,李在镕该向谁复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来源/IT时报(ID:vittimes)

  时代呼唤枭雄。

  全球宏观经济景气低迷,对外出口疲弱不堪,金融市场哀鸿遍野,偿债利率不断走高,房价动荡,股市飘摇,一场猛烈的经济下行风暴正在韩国酝酿。

  在父亲李健熙去世两年后,2022年10月27日,李在镕正式担任三星会长。毫无疑问,这标志着“李在镕时代”正式开启,对三星、韩国乃至全球产业经济领域都将带来深远的影响。

  “三”是朝鲜人民十分喜欢的一个数字,在朝鲜语中,“三”通常代表“大、多且强”的含义,而“星”在朝鲜语中的意思是清澈明亮和永放光芒。于是,三星创始人李秉喆,也就是李在镕的爷爷,选择“三星”来命名自己的公司,就是希望能够做大、做强,并且长久不衰。

  与自己的爷爷和父亲相比,前辈都曾跨越自己的时代,创造过企业历史的奇迹。李在镕正好是三星第三代掌门人,“三”这个拥有特别意义的数字会带给李在镕好运吗?李在镕破解当前危机的钥匙,会藏在三星80多年的企业历史中吗?

  李秉喆:百业凋敝中绽放

  今天的韩国庆尚南道义灵郡有一个特殊的景点,那是三星创始人李秉喆的故居和旧三星商会遗址,这里展示着三星商会实物缩小至1:250的青铜模型,通过全息图像,所有参观者都能更惟妙惟肖地瞻仰到李秉喆的仪容。故居附近道路也被改名为湖岩路,因为李秉喆号“湖岩”。

  创业遭受战乱打击

  李秉喆出生在一个富农家庭,天资聪颖,不甘落后。少年时期只身前往汉城求学,学业未完,又不顾父母反对踏上日本求学之路,并考入早稻田大学,但由于身体原因,仅读了一年便回到了家乡养病。

  两次中断学业,回乡后李秉喆不断思索自己的人生该从何而起。他将目光投向了创业,当时朝鲜国内百业凋敝,没有像样的实体产业,老百姓对经济发展和高质量的商品有着非常迫切的需求,李秉喆便萌生了实业报国的想法,而这正迎合了当时朝鲜社会的需要。

  在所有相关记载中,1938年3月1日都是三星的“生日”。李秉喆创办了三星商社,这是“三星”这个名字第一次正式问世,比大韩民国还早了10年之久。而其实,李秉喆的人生第一次创业是在家乡开设的一家碾米厂,李秉喆从那里赚到了三星的“第一桶金”。

  然而彼时踌躇满志的李秉喆,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幸运的企业家,他的两次重大产业投资都可以说发生在最糟糕的时间节点上。1938年创立三星一年多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而当二战结束后,1948年11月,李秉喆雄心勃勃在汉城创立“三星物产公司”,投资规模远超1938年,这家公司才是真正意义上三星的前身。不巧的是,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再次为三星按下暂停键。

  开始变得“无处不在”

  战乱并没有阻碍李秉喆的步伐,李秉喆将第三次战略投资的目光投向了未被战火波及的釜山,三星物产株式会社诞生。

  韩国当时因战乱物资匮乏,进口贸易成了首选行业,三星物产业务飞速增长,仅仅一年多时间,营收就整整翻了20倍。李秉喆先后建立了造纸厂、制糖厂、毛织厂、化肥厂等,三星的规模不断扩大。

  “韩国人的一生无法避免三件事:死亡、税收和三星”,这是对今天“三星帝国”统治力的最佳描摹。殊不知,所有韩国人耳熟能详的这句话,在1950~1960年代似乎早已悄然应验。

  也许正是战前和战中的充分积累,让三星稳稳坐上了战后经济快速发展的列车。当时三星所做的,就是全力拥抱当时百废待兴的国民经济,张开怀抱大胆投资和经营,以满足韩国国民和国家的迫切需要。

  两大“企业遗产”

  从李秉喆开始,每任三星掌门人都是韩国总统办公室青瓦台的座上宾。韩国第一任总统李承晚就很赏识李秉喆,看好这位年轻人为国创业的激情;而韩国第三任总统朴正熙,则与李秉喆的父亲有过交情,在朴正熙的认同及支持下,李秉喆着手建立韩国第一个化肥生产基地。

  很快,当时韩国国内影响极大的“韩肥事件”东窗事发,在化肥厂建成之际,李秉喆主动将化肥厂无偿捐赠给了国家。在此之后,李秉喆为三星集团确立了政经分离的原则,这可以被看成是他留给三星的第一个重要的“企业遗产”。

  而李秉喆着手布局的第二大“企业遗产”,则为今天的三星走出了决胜千里的第一步。“韩肥事件”之后,李秉喆鲜少露面,暂时退居二线,不过他并没有闲着,而是多次出国考察,并发现了韩国产业的又一个空白,那就是电子企业。

  1969年,“三星电子”成立。三星开始从事研发和生产集成电路和电视显像管,并在此后接连涉足石油化学、重工、造船等领域。1983年,三星正式开发半导体尖端科技新项目。同年12月,三星自主研发出了64K DRAM,完成生产、组装和检测。使得韩国半导体产业发展与美国和日本差距由10年缩小至3~4年。

  三星半导体时代逐渐拉开帷幕。

  可惜还没能见证三星成为半导体一方霸主,李秉喆便被诊断出肺癌。1987年11月,李秉喆在留下对三星半导体事业的遗憾后离开人世。李秉喆苦心经营多年,用其远见卓识带领三星在各行各业全面开花。可以说没有李秉喆的坚持和胆识,三星无论如何都没有今天。

  李健熙:为三星找到“北极星”

  如果说李秉喆开创了三星,那么李健熙就是今日三星的缔造者。三星在李健熙治下重新凝聚力量、梳理战略,三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北极星”,为后续数十年的发展找准了方向。

  幸运的“三太子”

  与父亲的求学经历非常相似,李健熙也曾前往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与父辈不同的是,李健熙还曾进入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深造,这为其后来打造三星半导体帝国打开了眼界;而三星现任会长李在镕的求学经历也与父辈颇为相似,曾在日本著名私立大学庆应大学和美国哈佛大学求学。向日本和美国等先进发达国家学习取经,一直都是三星敦本务实的求知态度。

  作为儒家思想的信徒,李秉喆最早还是遵从了传长不传嫡的观念,属意长子李孟熙为接班人。但龙生九子,各有不同,李孟熙和二子李昌熙均因卷入三星走私化学原料丑闻,被李秉喆逐出继承者名单。

  李健熙成为三星第二代掌门人,是李健熙的福气,也是三星的幸运。

  将三星带入半导体产业

  年轻的李健熙眼光独到,对于半导体行业非常看好,曾多次劝说李秉喆,并动用自己的个人财产收购了韩国半导体公司50%的股权。

  李健熙为获得美国半导体技术,先后前往硅谷50多次,最终以韩国半导体30%的股权为代价,换取了当时鼎鼎大名的仙童半导体公司的技术转让,三星就此进入了新兴的半导体行业。

  1987年李秉喆去世后,李健熙当选为三星集团的会长。10天后,李健熙在就职仪式上发表演说,称将在21世纪来临之前将三星打造成世界超一流企业。彼时的他才45岁,此时的三星,已是韩国数一数二的财阀企业,但李健熙的雄心壮志显然并不仅仅是维稳而已,三星真正迎来“李健熙时代”。

  李健熙时代的转折点

  李健熙改革三星第一步,是狠抓质量。较为出名的便是曾引起轩然大波的“洗衣机事件”。这件事使李健熙痛下决心完成改革。

  1993年6月,三星内部电视台偷拍到员工们发现洗衣机盖子盖不上后,竟然用刀将尺寸稍大的塑料部件割去2毫米再进行组装。

  以此事为契机,李健熙与三星的核心管理人员召开一场长达16天的会议,确定三星新的战略目标是成为世界级超一流企业,并发表了《法兰克福宣言》,这可以看成是李健熙时代的转折点,他要求所有核心人员:“除了妻儿,一切都要变” 。除此之外,“要勇于进行自我解剖,要有危机意识”“要在2000年进入世界十强之列”“重实效,埋葬形式主义”等核心内容至今仍让人听起来振聋发聩。

  两年后,李健熙发现龟尾工厂一批产品有缺陷,他亲自前往并当着员工的面,命人将价值5000万美元的电话、传真机和其他库存砸碎并烧毁。而这比中国著名企业家张瑞敏在1985年怒砸76台不合格冰箱,晚了整整10年。

  “次品是癌症。”这一口号深深烙印在三星员工的脑海中,这一次也从根本上改变了三星的经营理念。

  李健熙在企业经营管理上兼采诸家所长,如生产管理学惠普、创新管理学习3M、库存管理学习西屋电气,这些举措让三星不断变革与更新迭代。《世界经理人》杂志将李健熙评选为“十五年,影响中国管理十五人之二”。

  多条赛道称霸世界

  20世纪90年代初,三星已经超越日本和美国的竞争对手,成为存储芯片行业和平板显示器行业的领导者。2006年,在开始生产黑白电视37年后,三星在全球电视机市场赶超了索尼,2012年又在智能手机市场赶超了苹果。

  基于李健熙时代的三星对韩影响力,2016年,李健熙被韩国媒体誉为“韩国经济总统”。这一评价彰显了李健熙领导下的三星力量。李健熙带领着三星辉煌登顶,三星也不负所望,成为全球顶尖企业之一。

  2020年10月,三星痛失李健熙。韩国财界、政界人士纷纷放下手中繁忙的业务,赶来参加李健熙的追悼会。

  对于国土面积不大和人口数量有限的韩国来说,韩国国内经济规模和网民基数有限,缺乏互联网行业爆炸式发展所需的土壤,所以当前以半导体、电子产品等为主的企业发展路径正是李健熙为三星奠定的必由之路。

  李在镕:面对更复杂的政治经济多极化环境

  2012年,时年44岁的李在镕出任三星电子副会长,名为副会长,实为李健熙在为三星提前布局接班人,他也是李健熙的独子。

  但令李健熙没想到的是,即便在其离世之前,也没有看到儿子李在镕成功“继承”三星——哪怕李在镕早已是三星集团实际控制人。几乎每届三星掌门人都难以摆脱的政治魔咒,同样困扰着李在镕。

  倒霉的2016年

  2016年也许是李在镕最倒霉的一年。

  这一年,李健熙病倒,李在镕进入董事会,李在镕将全权掌管三星一事在三星集团内部已不是秘密。

  但这位“太子爷”运气实在太差,刚一上任,三星手机Note7“爆炸门”事件让公司备受打击。三星手机在全球的销量一落千丈,一位国内手机业内人士表示,“爆炸门”事件对三星手机在国内的市场地位影响极其深远,“不但三星手机在国内市场的销量降至冰点,远远落后其他主流手机厂商,而且还促使了三星运营和销售团队的流失,这些原来三星培养出的人才,被包括华为等在内的国内手机品牌吸纳,并继续在国内手机圈大展身手。”

  比市场失衡更糟糕的是,2016年,时任韩国总统朴槿惠“亲信干政”丑闻一出,李在镕随即遭韩国检方指控:向朴槿惠及其亲信崔顺实行贿,金额高达298亿韩元。消息一出,韩国全国上下大为震动。

  2021年1月,李在镕因行贿案二审再次获刑2年半,当庭被捕,而这也让三星这艘企业航母的掌舵人之争一度出现谜团。此时,距离父亲去世仅不过3个月之久。

  意料之中的“特赦”

  2022年8月12日,韩国政府宣布2022年“光复节”特赦名单。其中,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因服刑期已满获“复权”。这是韩国新任总统尹锡悦政府上台以来的首次特赦,显然,韩国政府选择信任李在镕。

  南京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首尔国立大学市场与政府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朴龙表示,随着尹锡悦政府支持率的持续下跌,通过赦免李在镕可以体现他在改善经济和民生上的意愿,而且,在李在镕刚入狱时韩国民众和各大主流媒体已纷纷预测政府会进行特赦。

  2022年10月27日,在李在镕正式接管三星的当天,三星电子发布了利润下滑的2022年三季报业绩。其今年第三季度净利润9.39万亿韩元(约合66.22亿美元),同比下降23.6%;营业利润10.85万亿韩元(约合76.51亿美元),同比下滑31.39%。而半导体部门收入为23万亿韩元,同比下降14%,同样低于预期。

  这是三星电子近三年来首次出现盈利下滑。这是李在镕眼下最为头疼的问题,想守住两代人的心血,唯有继续大胆突破创新,但想让三星这头“大象”再次起舞谈何容易。

  韩国经济的“救星”

  “面对长周期的低谷,在历史中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靠企业家精神带领经济走出低谷,另一个就是通过“政治家”发动战争来创造特种需求,以转嫁国内经济下行中凸显出来的越来越难以解决的深层次矛盾,结果就会像一战二战那样,以掠夺他国财富的方式来解决国内经济失衡引起的越来越严重的利益冲突问题。”复旦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教授表示,民调显示,有77%的受访民众支持赦免三星领导人,这说明现在韩国的选择就是依靠创新企业家精神走出经济周期,“就是在不确定的环境下寻找相对确定的因素(李在镕的领导力是经过时间检验的,即相对确定的因素)来走出低谷”。

  从这个角度来看,李在镕不单单是三星的“救世主”,也是韩国经济的“救星”。

  从产业层面来看,李在镕和他的父亲李健熙一样,都是半导体产业专家,而半导体已经被全球公认为首屈一指的关键产业之一,半导体巨舰三星想要行稳至远,唯有李在镕来掌舵。

  李在镕在半导体行业一直动作频频,例如去年12月,李在镕一场访美行程,被外界媒体称为“半导体外交”。三星宣布,将会斥资170亿美元在美国德州泰勒市新建工厂,这也是三星截止到目前在美国的最大单笔投资。

  与此同时,三星绝不可能一味讨好美国产业,面对全球多极化的政治经济形势,韩国的半导体国家战略也要求三星更全面地布局半导体产业链发展,以期为韩国在全球经济竞合关系中谋求更多话语权,而李在镕就是韩美未来芯片合作至关重要的一个人。

  经济突围“急先锋”

  美国半导体协会和市场研究公司IC Insights调查显示,2021年全球半导体市场销售总额中,美国以54%排名第一,韩国以22%位居第二。2021年韩国半导体出口1280亿美元,占总出口额的20%。漂亮的数据之下,并非毫无隐忧,特别是在半导体工程的第一阶段——无晶圆厂(Fabless),即芯片设计领域,韩国所占份额仅为1%。

  据韩媒最新数据统计显示,全球市值排名前100的半导体公司,韩国仅有3家,而中国已经达到了42家,从数量上已经达到了世界第一。在芯片代工领域,中国台湾台积电以超过50%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一,排名第二的三星市场份额只有16%,不足台积电的1/3。不仅如此,现代半导体行业技术突飞猛进,很难保证未来不会出现更多新的竞争者。与此同时,在造船、液晶面板、电池、智能制造等每个“战场”三星都面临严峻挑战。

  “与其说是三星跟着国家的发展战略走,不如说韩国的国家战略其实是根据三星的规划量身定做的。”孙立坚肯定地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下,三星和李在镕自然被寄予厚望,整个韩国经济都望其项背。

  李在镕升任会长后在公司内部表示:“我们的生存取决于未来的技术。我们能把当前的危机转化为机遇。”李在镕没有说错,如果说三星是韩国经济突围的“急先锋”,那么三星也将是韩国技术和产业创新的担当,韩国经济对三星的依赖还将进一步提升。

  即便企业发展挑战重重,但韩国民众对三星依然充满信心。曾在三星公司实习过的陈辉(化名)表示,在韩国能进入三星公司工作,绝对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是许许多多韩国年轻人十多年苦读的最理想归宿之一。

  公开数据显示,三星电子员工2021年的平均年薪约为 1.44 亿韩元(74.88 万元)。陈辉说:“在韩国,三星依然还是最大的那个‘大厂’!过去、现在、将来都将是韩国人的职场骄傲。”

  就任三星会长仅1个月的李在镕,刚刚提笔写下自己时代的第一划,未来绝非一路坦途,但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从“创业鬼才”李秉喆到“韩国经济总统”李健熙,产业经济历史自有评价,而李在镕的时代刚刚开启,不知道属于他的前缀将会是什么?

  希望“三”这个数字可以给李在镕带来好运。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0 鄙视一下(0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相关文章

play
next
close
X

3C团-上所有的内容均由网友收集整理,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网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会损害您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核实之后会立即删除。QQ:22359512
Copyright 2006-2021 3ctuan.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65461687号 XML地图 Tags标签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